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觉得民主实验的关键在两点,没有世袭贵族的新大陆,和五月花号上登陆的清教徒们,他们的自由和平等观,区别于法国大革命里弥漫的无拘束的自由,而是不被操控,保持有限范围内的公民自由,靠财富来确定在平等社会的地位。用后来另一个人的话说,就是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这个实验是成功的,不单是设计出的一个制度,民主是一种权力安排,顺应安排却会产生平等向外扩张效果,平等不会停留在一个范围:从开始的不论财富的男性可以投票,到不论肤色,性别。平等一旦作为一种政治正确,会让所有不平等情况,变成...

《传习录注疏》

《传习录注疏》,王阳明 撰 邓艾民 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5月版。

为什么要读这本书,一是现在朝廷在一直推荐这些东西,第二共和国快40年了,意识形态青黄不接,不得不从传统思想中取得融合;二是历史上很多人都用来收拾人心,巩固权力;三是大学的校训就是“知行”。

心学的来源 

心学是儒学中理学的一门学派,五代以来,传统儒学奄奄一息,需要新的哲学思想指导,拨乱反正,理学走上历史舞台,南宋陆九渊启其门径,与程朱理学分庭抗礼,明朝由王阳明发扬光大。

心学的三个基本理念心即理 

身之主宰便是心,心之所发便是意,意之本体便是知,意之所发便...

《大学·中庸》

《大学 中庸》,薄薄的一本小册子,这还已经算上译文和注释了,《大学》工夫就是明明德,是诚意,诚意到至极就是至善;《中庸》工夫就是诚身。诚身至极就是至诚。


朱熹以为以为事事物物皆有定理,是把成功结果的表现作为过程来去追求,看到那些成功者们最终走到了终点。想不承受必然要承受的种种痛苦,只想不经历过程,直接迈过终点。自己做不到,就只能妄想让别人认为他们是那些能够通过终点的人。于是乎就选择了伪装自己,试图把自己伪装的从外面看和那些能够通过终点的人一样。而事实上,是止于至善在于内心,明明德至精一处,通过一天天积累微小的进步,减得一分人欲,便是复得一分天理。


中庸的反面是“知者过之,...

《当代中国政治思潮研究》

普世价值的问题在于,第一,他本身是缺乏深入的理论论证的,价值还是价值观,有内涵不明的问题。第二,普世标榜自己超越了阶级是人类发展成果的共识,而实际上它仍然是作为一种政治思潮政治性的工具。第三,普世在实践中得到的多是反证,普世作为哲学思想是上层建筑,是要经济基础的适配的。更多的情况,是一些人在论证的时候把自己支持的价值观标为普世,增强自己的说服力量。

法治与发展

  广义的法治观念引申到了自由公正的民主道德价值观,法治就变成了良法之治。没有理由指望法治自身能促进全社会的理性规则,却也不能否认法治在保护权利平等上没有一席之地,但是如果将道德哲学的要求作为法治的开源就是误区了。

  狭义的法治是说仅仅是形式正义在法律中的应用,保证法律规则能够常规事实,但是这是能和非正义共存的。第一这实际上是将更深厚的道德内容隐藏在 公正 背后,第二这给法律划了一条隐形的边界线,仅接收必要的逻辑功能,最终可能会将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的法律价值观丢到一边

I have a Rendezvous with Death

I have a Rendezvous with Death
 
Alan Seeger (1888–1916)

I have a rendezvous with Death
At some disputed barricade,
When Spring comes back with rustling shade
And apple-blossoms fill the air-
I have a rendezvous with Death
When Spring brings back blue days and fair.

It may be he shall take my...

克苏鲁的背景,“不要同我谈论死亡,谈论恐惧,你永远不该使用不了解的工具。”

《乱》

不求幸福而求悲哀,不求宁静而求痛苦。


《演化 (跨越40亿年的生命记录) 》

演化的伟大感和个人对于时间尺度的渺小感同时在心中起落。

科学是以自然因素解释我所观察到的周遭世界的一种探究过程,其核心为理论的构建。科学方法从未夸言世界上的一切皆由自然因素造成,但我们可以用科学方法了解的,唯有自然的因果关系,科学方法虽有用,但是对于超出它范畴的事物,科学必须保持缄默。这也是判断某一理论是否为伪科学,因为伪科学理论都无一例外背弃了科学研究的重点。

对于那些随便假设有某种'东西'极其复杂,复杂到足以用智能设计出宇宙来的人,那么你根本就是在放任自己。('智能设计'为书中介绍的以宗教信仰为基础,认为生物进化来源于上帝的安排) 自然选择进化的美,在于它从简单的事物开始,缓...

《上帝掷骰子吗:量子物理史话》

断断续续,都是利用碎片时间看完的,多看iPad版。

科学和迷信的分界点是“我错了”。科学崇尚的是正确性,因而凡是死抱错误的人都被扫到了垃圾堆去了。中学时学习的经典物理学,总觉得世界就是无比精密的机器,通过发现的公式便能预测出万物的发展,当时还觉得自己想法独特,现在发现不过是过去流行的"唯机械论"而已;当年搞物理的人们其实都是这种想法,而各种公式就是他们思想的一个小缩影。

相比“人择原理”,多世界解释更容易让人接受一些。高维世界会有多个低维世界的投影,也就是子世界。

有人说,科幻作家在传播科学罗曼史上所做的比所有物理学家所做的总和还要多。量子物理在课堂上甚是晦涩难懂,感...

© 地平线|Powered by LOFTER